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109、第一百零九章
????番外一承天风华

????魏家大获封赏,?房氏得了诰命,?魏临升了官位,?霍云岚做了皇商,?加上魏四郎得中进士,?这是四喜临门,魏家便直接在门口摆了粥场,?府内也设了宴席借此庆祝。

????当初魏家刚入都城,?处处都要谨慎,?有了喜事也要顾及着不能大肆庆祝。

????如今他们已经不用再像当初那般小心翼翼,相反,若是王上给了这般恩典还要装作云淡风轻,?反倒会被人背后戳脊梁骨,?说他们不谢天恩不敬王上,?反倒要越热闹越好。

????连着几天,将军府内外都是热热闹闹的,魏大郎和魏二郎的府邸也有不少熟识人来道贺。

????徐左两位军师早早的就到了将军府里,?只是他们并未出去应酬,?而是寻了个位置坐下,待魏临得了空闲后,?才走过去给魏临道喜。

????魏临脸上带笑,道:“今儿个我娘子专门让小厨房做了酥鱼,?两位先生尝尝鲜。”

????徐承平是个好吃的,便道:“既如此,我就不跟将军客气了。”

????左鸿文则是往后院那边探了探头。

????今天来的时候,?他是与自家娘子一道来的,如今娘子该是在和夫人说话,左鸿文也知道不会出什么事情,但他就是心里记挂,脸上也就露出了些痕迹。

????就听魏临道:“等下家里还请了玉笙老板来唱戏,到时候女眷那边也会来,左先生自可夫妻同坐。”

????左鸿文被点破了心思,倒也坦然,直接温和笑道:“谢将军美意。”

????一扭头,就发现徐承平在看他。

????左鸿文有些不解:“徐兄瞧我做甚”

????徐承平端详了他一下,道:“幸而你成亲了,不然这张面皮,不知道要带走多少小姑娘的真心。”

????左鸿文闻言,淡淡一笑:“可在我毁了脸的时候,没被吓走的也就五儿一个。”

????单身至今的徐承平噎了一下,然后叹了口气端起酒盏:“都是成双配对,倒是我,形单影只。”不过很快徐承平就笑起来,“也不妨事,左右自己过也挺踏实的。”

????左鸿文则是也拿起自己的杯盏,跟徐承平碰了一下,而后轻声道:“徐兄自有一番姻缘福气。”

????徐承平只当他随口一说,自己也就随口一答:“承君贵言。”

????左鸿文端起杯盏抿了一口,挡住了眼底的温和笑意。

????而玉笙老板的戏向来都是好看的,待天色渐暗,宾客散去,徐承平便准备回家。

????左鸿文却没有随着自家娘子坐马车,而是陪着徐承平走了一段,道:“时候尚早,我娘子想要去金楼瞧瞧钗环,我与徐兄找地方喝两杯可好”

????徐承平听了,正要点头,却看到不远处有驾马车停靠。

????因着今日到将军府的客人众多,大多是高门显贵,故而马车也是一驾好过一驾。

????不过这个尤其不同。

????光看上面的玄红配色,便知道是王族中人。

????左鸿文瞧了瞧,又看了看身边的徐承平,没说什么,神色平缓温和。

????徐承平更是没多注意,很快便要绕过去。

????这时候,有个嬷嬷走过来,笑着行礼道:“两位大人福安,”说着,她看向了徐承平,“奴婢奉了殿下之命,来请徐大人过府一叙。”

????徐承平微愣:“你家殿下,是谁”

????“奴婢的主子是长公主。”

????徐承平下意识地握紧了一直被他缠在胳膊上的鞭子。

????如今,萧明远继位,于是之前的公主王子也都晋了封号,除去被太上王圈了的四王子外,其他的王子分封,而公主也都晋为长公主。

????只是太上王如今还在都城的女儿就只有萧淑华一人。

????徐承平听闻是长公主有请,自然不会推拒,不过想到刚刚还答应了左鸿文出去说话,便扭头对着左鸿文道:“贤弟”

????不等他说完,左鸿文便笑着开口:“正巧我要陪着娘子去金楼,这便告辞了。”

????分明,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。

????而左鸿文走的干脆利落,转身便带着下人大步离开。

????徐承平也没多想,只管上了马车。

????可让徐承平没想到的是,当他下马车时,瞧见的却不是大公主在都城内的府邸,而是城郊一处秀雅庄园。

????四周高高的围墙让人瞧不见里面的模样,可光是从敞开的大门往里看去,便能窥见雕梁画栋,自是一番美景。

????嬷嬷在前面引路,徐承平只管跟着她进门。

????走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,便瞧见正站在池塘边喂鱼的萧淑华。

????徐承平走上前去,对着萧淑华端正行礼:“微臣见过长公主,长公主福安。”

????而萧淑华与他颇为熟识,随手免了他的礼,而后笑道:“贸然请徐先生来,没有打扰到先生公务吧”

????以前徐承平对着萧淑华还有些拘谨,毕竟长公主名声在外,手中颇有权柄,哪怕现在王位换了人坐,但萧明远对她的信任只多不少,任谁到了这位公主殿下跟前都要谨慎小心才好。

????不过两人见的多了,也就没了那份生疏。

????徐承平也摸出了些长公主的脾气秉性,闻言笑道:“殿下言重,微臣也正巧想出了之前那钉板如何用,正好跟殿下商议。”

????“这个不忙,”萧淑华让徐承平到自己旁边,然后给了他一小盒鱼食,“如今徐先生是我这园子的头一位贵客,不知先生觉得这里建的如何”

????徐承平料到这里是萧淑华新得了的园子,可他没想到的是,自己是头一个来的。

????不过很快徐承平便开口道:“自然是好的,造的颇有雅趣,只是瞧着和长公主府邸内不大相似。”

????萧淑华闻言,便轻哼一声:“我虽不喜诗书,可怎么样才能让自己觉得舒坦这事儿我是懂的,只是朝中总有些嘴硬头铁的东西,恨不能把我手上的权势都扒掉才好,但凡我在府内加个什么他们就要轮番上书各种议论,似乎我干什么他们都能想到篡位夺权,”而后萧淑华又笑起来,“索性我用铺子得了的钱新盖了这座园子,倒要瞧瞧谁还要胡说八道。”

????徐承平心里是知道一些内情的。

????萧淑华不同于普通公主,在太上王在位时,她就是所有王子公主里最得宠的,而她也握有让萧明远都要倚仗的权柄,时至今日,萧淑华依然是在都城里跺跺脚都能抖三抖的人物。

????偏偏这样一位公主,不和亲,也不招高门大户的郎君为驸马,这便挨了人眼。

????终究都城内的权势就那么多,大饼一张,萧淑华拿走了一块,就会有人少拿一块。

????虽说普通臣子挑衅王族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,可若是真的触及自身利益,那就是找着法子都要要下口肉来才安心。

????不过心中所想,徐承平并未显露在脸上,只管道:“殿下放心,王上英明贤德,自然不会听信谗言,”而后他看向池塘,“而且殿下的园子收拾的这般漂亮,这鱼瞧着就”徐承平话说到这里,突然顿住。

????因为他瞧见这池塘里头的并不是寻常富贵人家养的锦鲤,而是颜色偏深,个头也大,瞧着就很有劲儿。

????徐承平对鱼无甚研究,可他起码知道,这些鱼那里是观赏用的,根本是拿来吃的。

????萧淑华也很有自己的一番道理:“这园子吧,长廊亭子做得好些能便于休息,假山花卉弄得漂亮也算是个景观,就是往池塘里面养花花绿绿的鱼,我瞧着实在是有些没趣,倒不如弄些能入口的,还有用些。”

????若是旁人听到这番理论,定觉得长公主浪费东西。

????这样好的池塘,她竟当做鱼池子用真真有辱斯文。

????可是如今站在长公主面前的是徐承平,徐先生是读书人出身不假,可他小时候是在科布多城长大,住的是帐篷,吃的是牛羊,骨子里就有几分血腥和野性。

????这会儿徐先生不仅不觉得萧淑华说错,反倒觉得很有道理,他甚至还给出主意:“这养鱼也是有讲究的,鱼之间也会争斗,而用什么鱼食,怎么收拾,这些都有门道。”

????萧淑华没想到徐承平如此上道,嘴角扬起,好奇道:“徐先生竟然也会这些”

????徐承平笑道:“之前落难,为了养活自己和小妹我做过不少杂活,对这些也不过知道些皮毛,纸上谈兵罢了。”

????萧淑华又把眼睛看向池塘里一条条大鱼,轻声问道:“那先生觉不觉得,我用这里养吃食不妥帖”

????徐承平脸上露出了些莫名:“自己的地方,自己的池子,殿下想做什么做什么,关别人何事”

????一句话,引得萧淑华脸上笑容加深。

????其实这几年徐承平和萧淑华关系虽然算不得亲厚,可也是常常见面的,谈谈兵器,聊聊刑讯,算得上熟识。

????可这还是徐承平头一遭从萧淑华脸上看到这般轻松快意的神情。

????总觉得,自己好像错过了些什么

????但不等徐承平想清楚,萧淑华就已经别开了视线。

????大概是觉得一点点的喂鱼食太麻烦,长公主索性把手上剩下的鱼食都撒进去。

????她有些功夫,臂力足,这一把撒的又远又均匀,引得徐承平赞道:“公主好功夫。”

????萧淑华笑着看他:“先生莫要奉承我。”

????徐承平脸上却是一本正经:“人生无事须行乐,富贵何时且健身。”

????萧淑华微微偏头:“夸我呢”

????徐承平点头:“夸你呢。”

????萧淑华笑意加深,用帕子拍了拍掌心,嘴里道:“我不能白白让先生夸我一遭,来,先生挑,想要哪条,只当给先生加菜了。”

????徐承平倒也不客气,往里面看了两眼,伸手一指:“那条瞧着挺活泼的。”

????萧淑华也点头:“是不错。”

????“应该很好吃。”

????“我觉得也是。”

????而在这次之后,徐承平常常被邀请到园子里做客。

????徐先生也曾嘀咕过,这般交往过密是好是坏,可是萧淑华实在是个爽利人,高贵大方,与她在一处实在是让人自在得很,加上每回萧淑华都会与他谈起正事,好似不带任何私心,久而久之,徐承平也不觉得有什么了。

????而在相处之中,徐承平越发觉得,长公主当真是这世上难得的好女子,每每与人说起都是溢美之词。

????此事被霍云岚知道后,在心里念叨了句当局者迷。

????分明徐先生长了一双那般明亮的眼睛,郑四安和左鸿文哪个没有他撮合

????偏到了自己身上就变得这般憨直起来。

????萧淑华却很有耐心,这天她请霍云岚来府上做客,挥退了下人后,萧淑华怀里抱着芊芊,一边拿着布老虎哄她一边道:“有些事情急不得,我虽有心,却不知徐先生是否有意,这事儿就不算是定了,说破了,若是他不乐意,那才叫麻烦。”

????虽说萧淑华如今已经快把常家郎给忘干净了,但终究是和离过一遭,长公主谨慎得多。

????她也没有许多小姑娘的热烈,或许旁的事情上,萧淑华从来都干脆果决,可是感情上到底还是谨慎的。

????霍云岚便没有多劝,说起旁的事情:“过阵子,太上王生辰,宫中要有夜宴,不知道时候成君会不会带着他家大郎去。”

????提起这孩子,萧淑华脸上笑容轻快许多:“应该是要带上的,那小子淘气得很,认字慢,倒是跑得快,只怕到时候安顺得给他腰上栓个绳子拽着才能放心的。”

????芊芊原本在抱着布老虎,闻言有些好奇抬头:“那是谁呀”

????霍云岚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,笑道:“是弟弟,到时候介绍给芊芊认识。”

????萧淑华笑道:“还有叶家的几个小郎君也去,这次很是热闹。”

????霍云岚则是对宫中夜宴印象不佳,没去过几次,可碰上的事情却不少,这回她也谨慎了些:“孩子这般多,不知道如今是何人负责宫殿内外巡视”

????萧淑华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,便道:“有明啸卫的人,还有府尹衙门,安心吧,就算为了月俸,罗大人也会让一切面面俱到的。”

????霍云岚:

????其实这都城里,最有本事的是罗荣远大人吧。

????这时候,萧淑华身边的吕嬷嬷走了进来,行了一礼后,有些欲言又止。

????萧淑华把芊芊往自己怀里拢了拢,瞧了吕嬷嬷一眼:“云岚不是外人,有话直说。”

????吕嬷嬷应了一声,走上前去轻声道:“有几位御史台的大人被抓了,便有人怀疑是主子从中作梗,联名上书把主子给参了。”

????霍云岚一听,便微微蹙眉。

????御史台多是文官清流,可霍云岚对那些人实在没什么好印象。

????之前就想尽办法给魏临使绊子,魏临不跟他们计较,但霍云岚觉得自己心眼小,又惯是个会算账的,心里一笔笔记得清清楚楚。

????如今魏临威望显赫,如日中天,他们就把矛头对准了萧淑华。

????或许说的理由千奇百怪,可核心就一点,便是觉得楚国有这样一位能耐的长公主是不应当的,长公主居然把清流常家的驸马“休”了也是不应当的,手上那么多的权柄以后肯定出事儿。

????当真闲的。

????萧淑华倒是气定神闲:“哦他们参我什么了”

????吕嬷嬷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说主子牝鸡司晨,不受妇德。”

????一句话,就让萧淑华的脸色阴沉下来。

????这两个词当真说的重,而且明晃晃的便是诬蔑,可涉及私德之事还不能明着辩驳,不然只是给人提供谈资。

????霍云岚也知晓其中阴损,先伸手把小芊芊的耳朵捂住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